深圳 19 ~ 26℃ 多云转小雨 <3级转3-4级 深圳天气详情
新闻中心

香港海洋公园,说不出的再见

发布时间:2020-05-19

在自1月26日因新冠病毒疫情闭园100多天后,香港海洋公园近日传出因资金枯竭而面临倒闭的消息:目前的现金流只够维持运营至6月份。

5月11日,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公布,政府已经向立法会财委会提交文件,计划向公园拨款约54亿港元。该议案已经提交审议,他表示,如果不能在6月前通过,海洋公园将于下个月正式倒闭。

一旦破产,受到影响的有约2000名员工,以及7500只动物,包括国宝熊猫、小熊猫、树獭,还有海豚、企鹅、海豹、海象、海狮、海豚、鲸鱼等动物,涵盖了超过400个品种。

曾经的全球最佳主题公园

1977年1月10日开张的香港海洋公园,承载了许多香港人和内地旅客的美好回忆。

公园的前身是上世纪50年代运营的一家叫做巴黎农场的主题动物公园。1971年港督麦理浩上任后主张大力兴建市民游乐设施,于是收回土地,兴建公营的海洋公园。平平淡淡经营了二十多年的海洋公园于2003年,在“香港兰桂坊之父”盛智文上任接手后,迎来了真正的高光时刻,迅速扭亏为盈,2004年至2014年间盈利更不断上升。

2012年,香港海洋公园一举夺得Applause Award(全球最佳主题公园)奖,成为佳话。当年入场人数超过700万。

在采访中,国内资深文旅营销专家熊晓杰对海洋公园曾经创造的辉煌大加赞许——一个是当年的海洋公园击中了“稀缺性”这个特质;二是时任香港海洋公园主席的盛智文的种种创举,活跃了乐园的氛围和眼球关注度,“这是做主题乐园最关键的因素”。他分析道,除了设备新,乐园当时打造了不少好项目,比如引入大熊猫展馆,以及制造万圣节的特别活动,“盛智文在娱乐化营销和企业媒体化方面都做得非常好。”

在广州长大的曼思认为它堪称内地游客对香港情怀的代表,“好可惜,海洋公园是父母那代人去香港旅游必去景点之一。那里有我的很多童年回忆,加上去海洋公园路途遥远,坐上缆车,再游览景区,观看海豚表演,整个过程显得更加精彩难忘。”

万圣节与“哈啰喂”

海洋公园的存亡去向,在香港本地也掀起持续的讨论。身为香港80后的Stella并没有过多关注,只是印象中前几年经营得都还不错,“特别是每年的万圣节活动。”

有浓厚海洋公园情结的还有内地90后女孩莎莎,“很震惊,毕竟这是刚开放香港自由行的时候最向往的地方。”她说,自己已经“N刷”这个主题公园了——连续好几年都专门去参加万圣节活动,特别恐怖,比迪士尼好玩多了。她还记得在“鬼屋”里,她吓得全程不敢睁开眼,园区还要求男女分开玩,过程十分刺激。印象深刻的还有节日提供的搞怪食物,果汁弄得好像血浆一样……“我不希望海洋公园变成永远的回忆。”

Stella和莎莎提到的公园王牌项目“哈啰喂全园祭”,是海洋公园在盛智文接手时期成功打造的最受欢迎项目之一,至今依旧被许多公园争相模仿。

香港海洋公园的“哈啰喂”海报。该活动在2001年已推出,然而在盛智文的推动之下,它一跃成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活动之一。

正是看到了红火的“哈啰喂”活动后,内地一些景区开始引入万圣节营销活动。长隆集团就最先嗅到了商机,打造了国内主题园区的万圣节活动,在长隆欢乐世界举办的“欢乐万圣节”特别活动一经推出,马上受到市场热捧。

随后几年,万圣节期间搞的这场活动成为广州长隆欢乐世界和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吸引客流的又一法宝——当万圣节遇上“欢乐”,游园欢乐感被进一步加强。记者了解到,近几年万圣节当天,长隆欢乐世界游客入场人数达到10万,而门票早在前一天就已售完。十万人是因为园区限流的原因。

竞争对手的疯狂挤压

如果说2010年代是香港海洋公园最风光的年代,那么这段辉煌时间也是它备受同行疯狂追赶的年份。

30年过去,海洋公园除了饱受诟病的设施老旧,内地游客尤其是广东游客不免会将它与毗邻的广州长隆野生动物园和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相比较。

“无论水族馆还是游客设施都做不到竞争力,更何况海洋公园园区不大、票价不低、性价比很低。同样海洋主题的乐园,为什么不选更大更新更好玩的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呢?”采访中,深圳的小倩发出一连串的疑问。在带儿子打卡了两者之后,她决定不会再去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占地91.5公顷,珠海长隆国际海洋度假区占地132公顷。后者不仅面积大,还有配套的剧院、马戏城、科学馆和多间酒店可供选择。而说起香港海洋公园的配套设置,就连香港人佳佳都勉为其难说:“只觉得山顶餐厅的风景还不错。”

而目前的海洋公园所有项目与盛智文管理时期几乎一样,创新步伐戛然而止,有受访者直言,“并未感受到像迪士尼乐园或者乐高乐园那样的创新活泼氛围”“感觉越来越像一个退休老人和学龄前儿童才会去玩的地方”。

香港海洋公园从2014财年开始出现亏损。就在那一年,内地的主题乐园驶进了快车道:2014年,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开业。2015年,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开业。2016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2018年,三亚亚特兰蒂斯开业。

而国内包括上海迪士尼、广州长隆野生动物园、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等主题公园,近年入场人数已经超过千万。

此外,国内另一文旅黑马,融创文旅集团已崛起,截至2019年3月,融创在全国已经密集兴建了10座文旅城、4个文旅度假区和9个文旅小镇,涵盖39座融创乐园及70家星级酒店。

加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签证的便利,早前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欧美的主题乐园变得触手可及,也纷纷成为人们“打卡”的地方。在采访中,资深旅游节目主持人冯洁萍表示:“大家可以选择的出游点和玩法实在太多,香港海洋公园需要更新换代,特别是因应内地游客的软件配套和服务必须与时俱进,才能保持它的地位和吸引力。”

106亿的转身?

香港海洋公园也不是没有危机感。

2016年,香港媒体就报道过香港海洋公园谋求转型的新闻。不过直到今年1月才真正看到一点水花。

今年1月13日,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宣布将向特区立法会申请106.4亿港元,支持香港海洋公园发展。在这份新计划中,香港海洋公园将会重新发展成为七个体验区,景点增至100个以上。

一场始料不及的疫情,令这份充满雄心畅想的百亿港元发展计划,在四个月后缩水成54亿港元的紧急救市申请。

而彼时,在相继开业的几大主题乐园的搅局下,整个中国文旅大环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游客们的口味和玩法都已经不同以往。海洋公园即使花费巨资扩大规模,也未必能够挽回昔日荣光。

熊晓杰指出,公园目前再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事物——包括引入新设备、没有更持续的IP,以及开创性的活动策划,这三个因素也许正是香港海洋公园在严峻的竞争环境走向倒闭危机的关键原因。

疫情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许多主题乐园都先后传出严重亏损和裁员的消息。但香港海洋公园的情况并不一样,危机从2014财年就开始浮现。资料显示,至2018-2019财政年时,亏损5.57亿港元,这已经是海洋公园已连续亏损的第4个财政年。今年受疫情影响,亏损额度预计同比进一步扩大。

这个曾经是香港最著名的旅游名片,像忽然大病一场的老人,严重暴露出积重难返的衰老无力。众多的社会因素叠加起来,以及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续,无疑加速了它的衰老,成为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人支持海洋公园的转型,认为它的存在价值“像广州动物园对于广州人一样不可或缺。它是一种情怀。”

情怀很珍贵。但养情怀更贵。

香港海洋公园董事局主席孔令成透露,香港海洋公园每月固定开支为1.4亿港元。

以最乐观的情况估计,就算54亿港元拨款获得通过,也无法帮助海洋公园彻底摆脱危机。因为这笔拨款当中超过一半、大概30亿港元会用于偿还已经到期且必须要偿还的商业贷款,剩下的只够维持海洋公园未来12个月的运营。

身为公关职员的香港人佳佳说,迪士尼入驻香港的时候对香港海洋公园的冲击就很大,而疫情之下旅游业受到极大冲击,“要是倒闭了也属于正常优胜劣汰,没啥好可惜的。”

今年1月26日起,海洋公园暂停开放。在5月8日,园区方面还表示,将做好各项措施迎接公园的正式开门。邱腾华认为,海洋公园对香港有独特意义,他不希望这个世界级保育基地成为疫情冲击下的第一个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