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 15 ~ 21℃ 東北風3-4級 深圳天氣詳情
新聞中心

國際郵輪:在復蘇邊緣“試探”

發布時間:2020-11-06

在大小郵輪公司艱難求生同時,消費者的信心能否恢復,將是一個更為艱難的挑戰。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郵輪行業帶來沉重打擊。為防止疫情傳播,全球郵輪行業陷入長時間停擺,甚至有船只無法靠岸。自今年1月以來,美股三大郵輪公司嘉年華、皇家加勒比和諾唯真郵輪,總市值已合計蒸發約540億美元。

近日,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宣布解除“禁航令”,郵輪可有條件復航,為行業復蘇帶來了一絲曙光。然而在大小郵輪公司艱難求生同時,消費者的信心能否恢復,將是一個更為艱難的挑戰。鉆石公主號等郵輪上暴發的疫情仍歷歷在目,郵輪行業復蘇仍“如履薄冰”。

疫情漩渦中的郵輪百態

在本次疫情中,鉆石公主號無疑是關注度最高、影響范圍最大的案例之一。資料顯示,鉆石公主號為公主郵輪旗下僅有的兩艘鉆石級郵輪之一,事發時合計載有3700余人。當地時間2月3日晚,由于獲悉一名中國香港乘客被確診,鉆石公主號緊急停泊于日本橫濱的港口外,并隨后被就地隔離。據公開數據,鉆石公主號最終確診病例712例。

2月3日同日,國際郵輪協會(CLIA)發布聲明,禁止過去14天內從中國大陸出發或者途經中國大陸的人員登船。隨后,來自或到訪過韓國、意大利等國家和地區的人員,也被限制登船。與此同時,全球郵輪開始頻繁被曝涉及疫情,相關郵輪包括星夢郵輪旗下世界夢號、公主郵輪旗下至尊公主號和紅寶石公主號、歌詩達旗下炫目號等。

為防范疫情,1月底開始,交通運輸部已第一時間暫停了中國大陸港口始發的國際郵輪,涉及全球7家國際郵輪公司共10艘國際郵輪。隨后,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多個國家和地區也陸續對郵輪展開管控。

疫情壓力下,全球郵輪最終于3月紛紛暫停運營。為應對疫情,各郵輪公司也推出了各自的防疫措施,主要包括升級通風空調系統、增設消毒設施、大幅提升消毒清潔次數、設立隔離區域和醫療設施等。

然而,升級健康安全措施并不能徹底打消外界對郵輪業的疑慮。在停航之初,多家郵輪公司宣布將于5月復航,但隨著全球疫情蔓延,復航日期被一推再推。在遲遲無法復航的背景下,郵輪開始身處一場“性命攸關”的大考。

全球停航,郵輪公司生存承壓

3月2日,日本神戶夜光郵輪公司宣布向地方法院申請破產保護,成為本次疫情中首批“倒下”的郵輪公司之一,而大型郵輪公司也備受壓力。有分析指出,大型郵輪公司因整體體量大、覆蓋的航線多,抗風險能力強,但如果停航時間越長,承受的壓力也會越大。

據了解,停航期間郵輪最主要的成本為財務成本、碼頭成本和人力成本。其中,人力成本可通過裁員、降薪等方式進行調整,但碼頭成本和財務成本卻難以避免。停航期間,皇家加勒比預估每月平均消耗的資金約在2.5億-2.75億美元之間,挪威郵輪每月的日常運營和行政費用約在7000萬-1.1億美元之間。

自今年1月以來,美股三大公司嘉年華、皇家加勒比和諾唯真郵輪,總市值已合計蒸發約540億美元。2020財年,嘉年華集團將迎來近16年來的首次凈虧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嘉年華集團于截至8月31日的第三季度內凈虧29億美元。皇家加勒比第三季度虧損13億美元,諾唯真郵輪第二季度虧損7.15億美元。

難以復航之際,各郵輪公司開始使盡“渾身解數”維持流動性。4月,沙特阿拉伯主權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宣布收購嘉年華8.2%的股份。同時,嘉年華集團、皇家加勒比游輪和諾唯真郵輪還通過貸款、發行擔保票據和普通股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為縮減成本,嘉年華集團還決定處置旗下18艘郵輪,而其中部分郵輪原本計劃在未來幾年才開始出售。

截至9月30日,皇家加勒比約有流動資金37億美元。截至8月31日,嘉年華集團約有82億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價物。此外,部分郵輪公司也紛紛宣布2021年-2022年的郵輪航線部署并推出預售,以期獲得更多訂單。

在業內人士看來,本次疫情也將帶來新一輪行業洗牌。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教授Ross Klein向媒體表示,產業整合將是此次疫情導致的最直接的后果之一,郵輪行業或將迎來新一輪并購浪潮。

汪洋之上,郵輪仍在等待復蘇

生存壓力下,早日復航成為所有郵輪公司的共同愿望。在沉寂近4個月后,7月26日,云頂郵輪旗下星夢郵輪舉行首航典禮,成為全球首個復航的郵輪公司,但復航郵輪的航線仍受到限制。以星夢郵輪為起點,之后陸續有郵輪公司試水復航,包括MSC地中海郵輪、歌詩達郵輪、TUI等。

而在當地時間10月30日,美國CDC終于解除郵輪運營禁令,通過“有條件航行框架”,分階段測試運營,以保障郵輪安全有序恢復航行。停航近8個月后,全球最主要的郵輪旅游市場終于有望復蘇,成為行業一大利好。相關消息公布后,美股三大郵輪公司當日股價應聲上漲。11月2日,除皇家加勒比外,嘉年華郵輪與諾唯真郵輪的股價雙雙迎來下跌。

不過,即便“禁航令”已解除,嘉年華、皇家加勒比、諾唯真等郵輪公司依然取消了截至12月31日的北美航次,北美郵輪市場復蘇時間依然是未知數。

有機構分析師指出,此次疫情對郵輪產生的影響是與過去難以相比的。疫情影響的不是一艘船而是整個行業,加之輿論發酵,可能導致長期需求下降。疫情陰霾下,本次CDC的決定將不太可能成為郵輪行業復蘇的轉折點。薈郵輪CEO楊明偉也表示,目前郵輪行業復蘇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游客信心的恢復,而這一問題只能靠時間解決,一旦某個航次再出現疫情,后果將十分嚴重。

另一方面,反復的疫情也成為阻礙郵輪復蘇的關鍵因素。10月17日,嘉年華集團旗下德國郵輪公司AIDA宣布復航。然而僅兩周后,受歐洲新增病例影響,德國政府決定采取措施保障公眾健康安全,AIDA也因此宣布取消10月31日-11月30日的航次。

而在亞太方面,在經歷數次試航后,11月2日,一艘名為“Nippon Maru”的郵輪從日本神戶港出發,前往千葉縣的立山港。據稱,這是日本自2月以來首次恢復郵輪運營。而皇家加勒比、星夢郵輪也于日前宣布部分恢復新加坡航線。